日本文化

日本文化

日本人的“耻感”文化

日本交友进击的进酱 发表了文章 • 0 个评论 • 4024 次浏览 • 2016-01-18 14:19 • 来自相关话题

[1] 据说,日本人最善于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,因而也最在意别人对自己怎样看。我在日本生活时,有位朋友,下了班还不回家,在我们这里耗着,聊天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回去早了怕邻居笑话,因为那说明他在公司没事干了,或者不够卖力气。
[2] 日本社会自古以来,便有“惜名”和“知耻”的行为规范,是用以维系主从关系的“体面”或“脸面”。在受了侮辱或被冤枉,或被喜欢的女人抛弃后, 就会觉得“没面子”,便要不惜一切去“争面子”。
[3] 这种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意识,构成了日本人思维方式的一大特色。较之个人的自觉意识,日本人更重视现实周围的人伦关系,由此又形成了他们对于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格外敏感性。
[4] 如果说,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是一种“罪感文化”,那么日本的集体主义文化便是一种“耻感文化”。罪感的基础,建立在人的内在道德标准;耻感的制约,则来自外部的强大压力。然而,一旦没有了这种压力(如出外旅行等),他们的表现又会判若两人。
[5] 罪责可以通过忏悔来赎过,而耻辱只会一层层更加蒙羞,即日语所说的“恥の上塗り”——坦白了便更加耻辱。因而,在日本常常见到这样一种现象,就是日本人在没有过错时(如并没有踩到你的脚)会口口声声地道歉,而一旦犯了错误,反而不道歉了。
[6] 日本人的害羞也是有名的,如女人的厕所间通常有似流水的音乐伴随,以避免让人听到后尴尬(因在同一厕所间的外边通常是男人的小便池)。然而, 让人吊诡的是,日本人可以一家人男女老少三代人一起洗澡,这在中国人(或其他国家的人)看来很是难为情,但日本人却对此不但毫无耻感,反而觉得非常亲近,“赤诚相见”。
[7] 当然,将世界上的文化划分为“耻感文化”和“罪感文化”未免过于简单化了;两种文化的存在并不是绝对而孤立的,不过是以哪一种为主罢了。

  查看全部
[1] 据说,日本人最善于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,因而也最在意别人对自己怎样看。我在日本生活时,有位朋友,下了班还不回家,在我们这里耗着,聊天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回去早了怕邻居笑话,因为那说明他在公司没事干了,或者不够卖力气。
[2] 日本社会自古以来,便有“惜名”和“知耻”的行为规范,是用以维系主从关系的“体面”或“脸面”。在受了侮辱或被冤枉,或被喜欢的女人抛弃后, 就会觉得“没面子”,便要不惜一切去“争面子”。
[3] 这种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意识,构成了日本人思维方式的一大特色。较之个人的自觉意识,日本人更重视现实周围的人伦关系,由此又形成了他们对于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格外敏感性。
[4] 如果说,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是一种“罪感文化”,那么日本的集体主义文化便是一种“耻感文化”。罪感的基础,建立在人的内在道德标准;耻感的制约,则来自外部的强大压力。然而,一旦没有了这种压力(如出外旅行等),他们的表现又会判若两人。
[5] 罪责可以通过忏悔来赎过,而耻辱只会一层层更加蒙羞,即日语所说的“恥の上塗り”——坦白了便更加耻辱。因而,在日本常常见到这样一种现象,就是日本人在没有过错时(如并没有踩到你的脚)会口口声声地道歉,而一旦犯了错误,反而不道歉了。
[6] 日本人的害羞也是有名的,如女人的厕所间通常有似流水的音乐伴随,以避免让人听到后尴尬(因在同一厕所间的外边通常是男人的小便池)。然而, 让人吊诡的是,日本人可以一家人男女老少三代人一起洗澡,这在中国人(或其他国家的人)看来很是难为情,但日本人却对此不但毫无耻感,反而觉得非常亲近,“赤诚相见”。
[7] 当然,将世界上的文化划分为“耻感文化”和“罪感文化”未免过于简单化了;两种文化的存在并不是绝对而孤立的,不过是以哪一种为主罢了。

 

进击的进酱 发表了文章 • %s 个评论 • %s 次浏览 • • 来自相关话题

进击的进酱 发表了文章 • %s 个评论 • %s 次浏览 • • 来自相关话题

日本人的“耻感”文化

日本交友进击的进酱 发表了文章 • 0 个评论 • 4024 次浏览 • 2016-01-18 14:19 • 来自相关话题

[1] 据说,日本人最善于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,因而也最在意别人对自己怎样看。我在日本生活时,有位朋友,下了班还不回家,在我们这里耗着,聊天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回去早了怕邻居笑话,因为那说明他在公司没事干了,或者不够卖力气。
[2] 日本社会自古以来,便有“惜名”和“知耻”的行为规范,是用以维系主从关系的“体面”或“脸面”。在受了侮辱或被冤枉,或被喜欢的女人抛弃后, 就会觉得“没面子”,便要不惜一切去“争面子”。
[3] 这种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意识,构成了日本人思维方式的一大特色。较之个人的自觉意识,日本人更重视现实周围的人伦关系,由此又形成了他们对于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格外敏感性。
[4] 如果说,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是一种“罪感文化”,那么日本的集体主义文化便是一种“耻感文化”。罪感的基础,建立在人的内在道德标准;耻感的制约,则来自外部的强大压力。然而,一旦没有了这种压力(如出外旅行等),他们的表现又会判若两人。
[5] 罪责可以通过忏悔来赎过,而耻辱只会一层层更加蒙羞,即日语所说的“恥の上塗り”——坦白了便更加耻辱。因而,在日本常常见到这样一种现象,就是日本人在没有过错时(如并没有踩到你的脚)会口口声声地道歉,而一旦犯了错误,反而不道歉了。
[6] 日本人的害羞也是有名的,如女人的厕所间通常有似流水的音乐伴随,以避免让人听到后尴尬(因在同一厕所间的外边通常是男人的小便池)。然而, 让人吊诡的是,日本人可以一家人男女老少三代人一起洗澡,这在中国人(或其他国家的人)看来很是难为情,但日本人却对此不但毫无耻感,反而觉得非常亲近,“赤诚相见”。
[7] 当然,将世界上的文化划分为“耻感文化”和“罪感文化”未免过于简单化了;两种文化的存在并不是绝对而孤立的,不过是以哪一种为主罢了。

  查看全部
[1] 据说,日本人最善于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,因而也最在意别人对自己怎样看。我在日本生活时,有位朋友,下了班还不回家,在我们这里耗着,聊天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回去早了怕邻居笑话,因为那说明他在公司没事干了,或者不够卖力气。
[2] 日本社会自古以来,便有“惜名”和“知耻”的行为规范,是用以维系主从关系的“体面”或“脸面”。在受了侮辱或被冤枉,或被喜欢的女人抛弃后, 就会觉得“没面子”,便要不惜一切去“争面子”。
[3] 这种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意识,构成了日本人思维方式的一大特色。较之个人的自觉意识,日本人更重视现实周围的人伦关系,由此又形成了他们对于“名”和“耻”的格外敏感性。
[4] 如果说,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是一种“罪感文化”,那么日本的集体主义文化便是一种“耻感文化”。罪感的基础,建立在人的内在道德标准;耻感的制约,则来自外部的强大压力。然而,一旦没有了这种压力(如出外旅行等),他们的表现又会判若两人。
[5] 罪责可以通过忏悔来赎过,而耻辱只会一层层更加蒙羞,即日语所说的“恥の上塗り”——坦白了便更加耻辱。因而,在日本常常见到这样一种现象,就是日本人在没有过错时(如并没有踩到你的脚)会口口声声地道歉,而一旦犯了错误,反而不道歉了。
[6] 日本人的害羞也是有名的,如女人的厕所间通常有似流水的音乐伴随,以避免让人听到后尴尬(因在同一厕所间的外边通常是男人的小便池)。然而, 让人吊诡的是,日本人可以一家人男女老少三代人一起洗澡,这在中国人(或其他国家的人)看来很是难为情,但日本人却对此不但毫无耻感,反而觉得非常亲近,“赤诚相见”。
[7] 当然,将世界上的文化划分为“耻感文化”和“罪感文化”未免过于简单化了;两种文化的存在并不是绝对而孤立的,不过是以哪一种为主罢了。